遊蹤新推介

糧船群灣遊 9/10/2020 - 天晴

糧船群灣遊過了中秋,漸有秋意,可以走走一些久違的路線。曾是香港第四大島的糧船灣洲,現已和西貢半島相連,但仍保留著優美的灣岸景色。由白腊起步,先探玄壇,然後跨過山坳到東丫沙橋,在天后廟前看看鋪滿一地的銀魚,再沿海岸走至北丫,重探那所已被樹叢包圍的龍船灣小堂廢址。續過大蛇灣,在荒廢村舍中感受昔日旅遊化的餘韻。之後踏環山腰的山徑,繞走糧船灣洲海岸,遙看企人石,俯瞰深篤的沉船,最後在西壩接上車路回北潭涌。

輕登石龍拱輕登石龍拱 23/9/2020 - 天陰

疫情持續嚴峻,只好繼續輕鬆遊,走走石龍拱。從荃景圍起步,踏石級上走,先登下花山,然後走全無古意的元荃古道上石龍拱。石龍拱山頂下的環山一段,景觀開揚,成為小休的好地方。之後探探蓮花山廢校,續走更似郊遊徑的古道接上林務車路,輕鬆走至清快塘,然後下降深井。

閒遊馬灣 28/8/2020 - 天晴

閒遊馬灣每隔幾年,便會到馬灣舊村走一轉,看看這荒廢漁村有否變化,並感受其寧靜。除了探探那不知來源的梅蔚石、屹立岸邊的麒麟石、借地碑和健康院等外,當然還有鎮流石碑。但是躺在龍蝦灣沙灘上的那塊鎮流碑,卻不見蹤影,不知是否自己大意錯過,還是深埋沙中或被人移走呢。途經村舍,常見內有惡犬的警告,但內有惡人倒是首次遇上,真有趣。

短遊小夏威夷徑短遊小夏威夷徑 25/8/2020 - 天晴

夏日炎炎,實在缺乏動力去作長走登山及尋幽探勝,只好來趟短遊,順道為躺在途上的問路石作紀錄補充。今趟完全是輕鬆遊,選擇從井欄樹起步,全程下走,不用費勁。探了問路石後,踏古道下走至清平橋碑。碑旁沒有橋樑痕跡,有人估計此碑是從別處遷移至此,但碑前卻有南無阿彌陀石,又似為昔日過溪途人庇佑之用,究竟清平橋何在,就不得而知了。沿溪下走,可見被破壞後的堤壩殘骸,是昔日儲水池及泳場的遺跡。下走至橋頭伯公神位,同樣有趣的是附近未見橋樑,和溪澗也有點距離,實在奇怪。走至十字路口,轉右往小夏威夷瀑布。雖然並非假日,但瀑布水池遊人不少,連提醒遊人不要亂拋垃圾的單張也用上多國語言,足見這兒是多麼受附近街坊的歡迎。離開瀑布,回到十字路口,可下走往將軍澳市區,但這樣行程似乎太短,於是繼續橫行,循環山小徑直走鴨仔山。這段路平緩易走,但受樹叢所阻,全無景觀,相當沉悶。到了鴨仔山,轉踏水泥石級,輕鬆下走至坑口。

插桅杆上崗背頂 16/8/2020 - 天晴

插桅杆上崗背頂小瀝源後的崗背頂,極少遊走,但其實從插桅杆村、多石村和牛皮沙村,皆有山徑登山,今趟選擇插桅杆村起步,順道探探碩大的船帆石。從村後走進墳區,然後踏崎嶇山徑上走,不久便看見上方的巨石群,前人形容其仿如船帆。望著巨石繼續上走,越過陡直山坡,便來到巨石頂,可俯瞰山下景色。之後的山徑較為平緩,直上多石頂,途中可俯望稍下的牛皮沙頂和大老山隧道口。過了滿是光禿禿沙石的多石頂,續登崗背頂,於近頂處尋找幾乎藏於草叢中的PB206機槍堡遺址。踏上崗背頂,走平緩山徑,經過墳區,便接上觀坪路。下走經觀音山村口,因疫情關係不想打擾村民,便沿汽車不能通行的百萬大道,下降至隧道巴士站。

起子曝罟遊起子曝罟遊 10/8/2020 - 天晴

到北潭涌作輕鬆遊,繞海岸探起子灣曝罟灣,然後繞山走至萬宜水庫西壩,踏車路回北潭涌完成一圈走。從北潭涌走到萬宜水庫,路途不算長,亦不難走,加上沿途有鄉村教堂,上窯和起子灣的古窯,亦有曝罟灣的弧形堤圍,景點也豐富。另外附上去年趁北潭涌聖母七苦小堂的開放日而入內參觀的相片,畢竟平日經過這小堂不少次,但都是大門上鎖,無緣入內,難得有機會入內,當然不會錯過。

雨遊谷埔 4/8/2020 - 有雨

雨遊谷埔隨著強制戴口罩範圍擴至室外公眾地方,往野外郊遊也多了個考量,見天氣不穩定,便選處輕鬆易走的地方,來趟測試。由鹿頸來回谷埔,全程是水泥小徑,沿海岸有不少紅樹林植物,看著藍天白雲的對岸,倒也有點趣味。谷埔環境寧靜優美,有山有水,加上一些古舊村舍,總令人走不厭,屬閒遊的好選擇。但不知谷埔是否為群山包圍的關係,來到村口的啟才學校,雨便開始灑個不停,踏小徑穿遊谷內各肚後,回到學校,雨就神奇地停了,又可輕鬆步回鹿頸。

閒遊大浪灣閒遊大浪灣 28/7/2020 - 天晴

隨著疫情擴散而強制戴口罩即將實行,連走在郊野也不獲豁免,實在難以想像在四野無人,酷暑下走得汗流浹背時仍要戴上口罩,是何等荒謬。為了令自己心情好過點,於是在新措施生效前,趕忙走到麥徑二段的西貢大浪灣,享受藍天白雲下的美麗風景,無障礙地呼吸大自然的氣息,並品嘗限制堂食前的士多餐蛋麵和豆腐花,人生一樂也。

港島徑全走 2020年6-7月

港島徑全走六月底重遊渣甸山畢拿山,想起從未正式有系統地走港島徑,於是趁炎夏酷暑宜作輕鬆遊,來趟全走。從山頂走至大浪灣,除了渣甸山畢拿山那段要登山外,大部份是環山腰山徑或水泥引水道,並不難走,其中部份也未曾踏足,但如以風景而言,大部份環山林蔭路都無甚景觀,頗為沉悶,難怪自己一直也沒有探遊。幸好第一段的山頂盧吉道和最後一段的龍脊,風景優美,加上中段的渣甸畢拿山脊勝在景觀開揚,難怪亦成為最多遊人的路段。

大埔大王爺誕2020大埔大王爺誕2020 28/6/2020 (農曆五月初八)

受疫情影響,不少神誕慶賀都取消或縮減規模,大埔大王爺誕也不例外。往年會迎請大王爺和一眾神祇到球場接受供奉並欣賞神功戲,各花炮會亦會聚集信眾進香,非常熱鬧。今年神功戲和抽花炮都無奈取消了,改為在大王爺廟內進行簡單的慶賀,而大會安排道侶進行祈福,並邀請了戲班表演例戲給神祇欣賞,各花炮會為減少人群聚集,雖減少進香人數,並分批到來進香,但總算為神誕保留一點色彩。(附上「例戲表演」的片段作欣賞)

牛過路上擔柴山 12/7/2020 - 天晴

牛過路上擔柴山位處西貢北端的擔柴山,是欣賞赤門海峽的好地方,但不知是否較為偏遠,因此遊人相對較少,猶記得昔日曾踏足過好幾次,但之後十多年,也不知甚麼因由,竟未有踏足,於是趁炎夏藍天白雲的好日子,重遊舊地。由海下起步,從未來的遊客中心旁小徑下走過溪,沿溪走一段,然後轉左上山,直走至半山,看見路旁村舍田基遺址,便來到牛過路。來到一片小草坪,選往擔柴山和磨石峒之間的山坳方向走,來到十字路口,先轉右走往磨石峒小山崗。沿途山徑尚算清晰,但可能因遊人不多,樹叢長得頗茂密,觀景不易,但欣賞海下灣的銀洲磨洲,倒是處好地方。循原路回走至十字路口,朝擔柴山一直上走,同樣地沿途樹叢頗茂密,倒和十幾年前的記憶有點出入了。走至接近山頂,景觀較開揚,可遠觀黃竹咀半島的長長山咀。擔柴山又名大藍蓋,不太清楚名字由來,但倒有興趣知道英文名字的Mount Hallowes,是代表那位Hallowes呢。在山頂小休後,踏山徑下走南山洞。猶記得昔日在半途的荒涼沙石地,尋覓直下南山洞村屋的山徑不易,想不到今趟完全找不到,只好按布帶指引,繞走旁邊的山脊,下走南山洞附近。路雖走多了點,但由於山徑清晰,結果也不費太多時間,便接上主徑,沿途還可俯瞰荔枝莊海灣景色,倒也不錯。由此起是輕鬆平坦的水泥小徑,經南山洞和白沙澳,直走海下。

菩提普陀三疊英雄菩提普陀三疊英雄 5/7/2020 - 天晴

曾於昔日為旅遊勝地的三疊潭,因周遭寺院廟宇雲集,因此吸引不少遊人,但隨著山上流水被截入水塘,加上水質受污染,漸漸鮮有遊人專程來遊玩。不過最近有人尋回三疊潭上的英雄石,加以整理,加上石上有茂峰法師的墨寶,因此再度成為熱話,於是來趟閒遊,串連鄰近芙蓉山的菩提徑,並探探茂峰法師創建的東普陀寺,然後下走老圍,以和公廁為鄰的荃灣街至老圍的修路碑記為終點。是日適逢十五,不少法場都傳來陣陣梵音,正好為遊走菩提徑作襯托,途中經過不少襌廬道場,可惜部份已重門深鎖,即使開放的,也因肺炎疫情而未敢久留,唯有靜靜欣賞徑旁的仙桃木魚蟾蜍等大石,作為點綴。

渣甸畢拿下大潭 30/6/2020 - 天晴

渣甸畢拿下大潭炎炎夏日,選擇輕鬆路線,走港島徑第五、六段,由黃泥涌水塘登渣甸山,走走渣甸北的懸空棧道引水道,之後過小馬山和畢拿山,下降大風坳,探探昔日療養院殘留的基座,最後踏水務車路至大潭篤水塘。全程為水泥路,上落不大,即使在酷熱天氣警告下走,尚算輕鬆,沿途景觀不俗,既可俯瞰城市高樓,亦可欣賞大潭水塘風光,加上涼風颯颯,也算是夏日遊的不錯路線。唯一可惜的是畢拿山的命名,究竟是源自那位Butler,似乎就沒有答案了。

太墩賞美景太墩賞美景 22/6/2020 - 天晴

繼續登小山賞美景,太墩是不二之選。由北潭涌登山並循原路下山,行程不需兩小時,可悠閒地在山頂消磨時間,享受俯瞰斬竹灣的無敵景觀,細味浮雲掠過而印在海面的變幻色彩。

野豬徑上好風光 19/6/2020 - 天晴

野豬徑上好風光位處大潭篤水塘以北的小山頭,以葡文Boa Vista命名,其意為好風景,但不知何解被稱為野豬徑,踏足山頂,可眺望大潭一眾水塘和大潭港海灣風光。從黃泥涌水塘起步,經陽明山莊下走大潭水塘,探探水壩歷史構築物,然後走美景路段林道至野豬徑山畔,踏幾分鐘的山徑便來到山頂。既稱為Boa Vista,風景當然一流,在涼風吹拂下欣賞美景,倒也是趟享受。之後沿山脊直下大潭篤水塘,趁潮退走在大潭篤灘岸上,近距離欣賞古舊的紅磚探井,並享受藍天白雲下的寧靜氣氛。

爐峰雨霧遊爐峰雨霧遊 16/6/2020 - 天陰有雨

太平山走了不少次,但山頂配水庫草坪倒未曾踏足,趁著因疫情而變得遊客消失的日子,到山頂感受寧靜的日子,順道一登草坪。來到獅子亭,遊人渺然,只得老伯在悠閒地讀報,實在是難見景象。草坪一帶,豎立著幾枝殘留的石柱,未知其原來用途,反而在配水庫旁看到相信是Governor's House的界石,看來昔日總督別墅範圍也不小。走至山頂花園,碰上驟雨,山下景物盡在雨霧中,涼亭內亦變得冷冷清清。雨停了,但霧不散,正好到盧吉道,看看仙橋霧鎖的迷人景致。

大嶺峒瞰東海 12/6/2020 - 天晴

大嶺峒瞰東海炎炎夏日,既想輕登小山,並兼有極目景致,清水灣的大嶺峒是個不錯的選擇,在藍天白雲下,眺瞰東海列島景色,實在令人心情開朗。由大坑墩先走環山小徑至昔日海防測距站(Ranger Finder),然後上走餓死雞,接上郊遊徑,輕登大嶺峒,於山頂欣賞散在東海上的果洲甕缸等群島景色。之後續踏郊遊徑下降至平托坑山,俯瞰大癩痢和綠蛋等一眾小島。由此如續下走郊遊徑至龍蝦灣,頗為沉悶,並且還要走一段上斜車路才能離開,難免令人氣餒,於是選擇回走郊遊徑上大嶺峒,再細味藍天藍海的迷人景色,享受悠閒,然後才緩步下回大坑墩。

大石磨賞邊境大石磨賞邊境 2/6/2020 - 天陰

位處邊境的大石磨,是不時登臨的小山,貪其登山不難,景觀亦十分開揚,作為短遊,相當理想。由河上鄉起步,先沿梧桐河走至得月樓,隔河觀看因疫情而關閉羅湖口岸下的無人車站通道。之後經半山警崗上走大石磨山頂的昔日英軍瞭望站,在直升機坪俯瞰邊境漁塘和背後排列的深圳高樓大廈。站在山頂,見練靶紅旗高掛,聽著如燒炮仗般的連珠炮發槍聲,果然見山下的練靶場上正進行射擊練習,為免危險,便下降山脊朝馬草壟方向下山,順道探探模糊的「BATTALION RIFLES」號角軍徽和藏於草叢中的1939年石碑。相比五年前的初發現,石碑的剝落程度似乎多了,幸好文字仍相當清晰。下走至馬草壟車路,朝料壟下走,然後踏邊境車路沿漁塘畔走至落馬洲,感受香港漁塘和深圳高樓的強烈對比。

城門環塘 20/5/2020 - 天陰

城門環塘近日天氣不穩定,不時下驟雨,只好來點輕鬆遊,幾天前既到流水響看低水位的水塘,於是也到城門水塘作環塘走,欣賞塘畔景色。從菠蘿壩起步,先沿車路走至主壩,續轉入塘畔衛徑,繞塘至昔日老圍,然後踏林務車路接自然教育徑回菠蘿壩。約十一公里的一圈遊,全程平緩易走,作為閒遊,倒也不錯。接近主壩時,發現塘畔的一塊大石上,原來刻有一字,由於沒有下走至石前,不太分辨是何字,不知這是舊物還是新近作品,倒也令人好奇。

閒遊流水響閒遊流水響 17/5/2020 - 天晴

無意中從地圖上看到九龍坑村有一座芳名碑,為瞭解此碑何來,便到九龍坑走一趟,順探育賢村校。遊罷芳名碑,踏Birdly Jeep Track緩緩往山上走,經過荒廢軍營,來到桔仔山坳。炎炎夏日,無意登高,便於此踏郊遊徑下走流水響水塘。季節性乾涸的水塘,已隨著雨季來臨而漸漸積水,不過水量不多,尚算是水池,吸引不少遊人到池邊玩賞。離開流水響,循車路步往鶴藪,輕鬆走走郊遊徑,從山脊俯瞰丹山河一帶的田野和村落。下降至山腳,經過疑似是標記著地界的「羅」石,然後沿車路步往丹竹坑。

二澳分流走 15/5/2020 - 天晴

二澳分流走於幾星期前的「大嶼西南群山走」,到了分流頂,但沒有下走分流,但其實分流也有不錯景色,包括兩個法定古蹟,頗值一遊,於是趁分流天后誕慶賀,在湊熱鬧前先走走分流,看看一眾景點。由大澳經二澳和煎魚灣到分流,是鳳凰徑第七段,整段路沒有太大上落,不算難走,只是路途遙遠,單從大澳至分流已有九公里多,要從分流離開,經狗嶺涌至石壁,還得走那漫長兼沉悶的引水道,幸好今天可從分流乘坐為賀誕信眾安排的小艇,直接回大澳,並可順道欣賞嶼西海岸景色,一樂也。途經二澳,稻田尚在種植中,只得一片綠悠悠,至於那座維修中的壟氏家祠,則好像永遠也修不完的。到了煎魚灣,欣賞寧靜無人的沙灘,在藍天白雲下,格外怡人。至於沙灘盡頭的普濟禪院石對聯,今天不想闖進叢林滋擾蛛蚊,沒有探遊了。到了分流西灣,先探又已被樹木包圍的分流學校,然後穿到東灣,探荒廢的洪聖古廟,過石筍到雞翼角炮台,續探石圓環,不期然再次對未能尋訪分流頂上的石圓環感到遺憾。探遊過分流的一眾景點,便下降到廟灣,感受今年因疫情而回到廟前賀誕的熱鬧氣氛。

田下山尋墩台田下山尋墩台 8/5/2020 - 天陰

先後到禾徑山和青山尋疑似墩台,接著當然是到田下山山頂,看看那疑似佛堂門墩台的石堆。其實要證實一堆石塊為有過百年歷史的昔日墩台,相當困難,倒有興趣的是在黃竹角的石堆,被確認為康熙年代的墩台,究竟是基於甚麼考據,而其他幾處疑似墩台,又未能得到確認呢!上田下山找找石堆,頗為輕鬆,並可探探疑似清水灣地圖的石刻,俯瞰布袋澳海灣和遠眺果洲群島,倒也是賞心樂事。

白泥上青山 3/5/2020 - 天晴

白泥上青山已有好幾年沒有上青山,趁上星期剛探疑似麻雀嶺墩台,打鐵趁熱,一登青山探遊疑似聖山墩台的石堆。由下白泥起步,於稔灣路接上軍車路,踏爛路緩緩上走,沿途可見四周的荒蕪山野。上走至半山,來到被稱為良田坳峽谷的地方,原來的軍車路已塌毀,只餘一截斷路,而形成的峽谷成為熱門的景點。過了大峽谷,接上較完好的軍車路,續往上走,很快便來到遊人眾多的良田坳。人多不宜久留,即往青山方向進發,沿途是好幾段鬆散的沙石山坡,也得費勁上走,但不時可在平緩處停下來,環視青山腹地的山脊溝谷,感受這片劣地的艱險,和另一邊已發展成人口密集的新市鎮所形成的強烈對比。慢慢地走至韓陵片石亭,然後踏石級登臨青山山頂,欣賞高山第一的石刻。從山頂可俯瞰副峰的測量柱,而疑似的聖山墩台石堆亦正正在測量柱之下,於是從青山山頂下降至副峰,看看石堆景況。站在此處,環視四周,除了背後的青山之巔,視野非常開揚,作為墩台或瞭望站也不無道理,不過要證實其墩台真偽,恐怕就相當困難了。循原路走回韓陵片石亭,踏石級輕鬆下山,直降青山襌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