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蹤新推介

天梯上鳳凰天梯上鳳凰 16/3/2019 - 天晴

已有好幾年沒有登上鳳凰山頂,趁天色不錯,由昂平踏天梯上大嶼之巔,然後下走伯公坳。這路線其實是鳳凰徑的第三段,所以不算難走,沿途還有嬌美杜鵑正盛開,加上近頂的吊鐘竟還在開花,實在難得。下山的途上,還可欣賞狗牙嶺、羅漢塔、南天門和茶壺咀等險峻氣勢,看來也要找機會來重遊這些勝景了。

西班牙葡萄牙之旅 18/12/2018-3/1/2019

西班牙葡萄牙之旅西班牙和葡萄牙,雖相鄰於伊比利半島,亦同為昔日的航海大國,各有其輝煌的一頁,但現在卻各有其發展和特色。西班牙幅員較廣,景色多變,歷史傳統和藝術建築並存,令人目不暇給。反觀葡萄牙,舊城小鎮韻味濃厚,步伐亦較悠閑,難怪被人比喻為破舊的貴族(可欣賞其《法朵之歌》),不過對香港人來說,倒有點回到澳門舊區的感覺,反而有點親切感。

大澳福德土地誕2019大澳福德土地誕2019 24/2/2019 (農曆正月廿日)

今年的大澳福德土地誕是在星期天,賀誕氣氛熱鬧,各花炮會逐一到細小的福德宮進香。大部份都是在早上十一時至中午一段時間來賀誕,較具規模的有醒獅相伴,但亦有不少是幾個人捧著神像到來,各適其適。雖然沒有抽炮活動,但除了酬神祈福和欣賞神功戲外,賀誕亦為信眾提供聯誼團聚的機會。

丙岡太平清醮2018 5-6/12/2018

丙岡太平清醮2018上水丙岡侯氏,保留著十年一屆太平清醮的傳統。兩天的醮會,在圍門前舉行,今年雖沒有安排歌唱表演,但村民更可專心參與科儀,其中的走赦,更吸引不少民俗愛好者跟隨,相當熱鬧。(有興趣可重溫十年前的醮會片段)

新歲東北環走新歲東北環走 10/2/2019 - 天陰

踏進新歲,先來趟行大運,往東北的谷埔梅子林荔枝窩走一圈。天氣欠佳,正好遊村,特別是已無人居住的荒村,因實在不知這些山中小村何時會消失,唯一可惜的是即使在新歲,鄉村卻全無節慶氣氛,只有一眾社壇上的新對聯,聊表春意。這段東北環走,已走過很多次,但總有些許變化,今趟看見小灘一帶正施工,並有高壓電的警告牌,不知是否漁塘會作發展。至於三椏村的三省學校,亦已被圍起鐵網和豎立了政府土地告示牌,想不到荒廢村校尚有人關注。此外,當然還有梅子林的工程裝備和荔枝窩不時見報的客家生活體驗村發展,看來鄉郊也在慢慢變化中。

吊鐘漫開石獅山 3/2/2019 - 天晴

吊鐘漫開石獅山賞吊鐘的尾站,是大東山下的石獅山。由赤立角村起步,先經配水庫上禾寮墩,在荒地上欣賞豬籠草和其花朵。之後過石獅山,吊鐘漫山遍開,花朵密集,色彩繽紛,絕對是今年在不同地方所見的吊鐘花中最嬌豔吸引。花了不少時間賞花,故不再往山上走,選擇輕鬆下降回黃龍坑道。

紫羅蘭山賞吊鐘紫羅蘭山賞吊鐘 2/2/2019 - 天陰

賞吊鐘第三擊,來到港島的紫羅蘭山,輕鬆走衛徑,欣賞嬌豔小花。走畢紫羅蘭山,下降至紫崗橋,踏小徑往大潭篤水塘,順探英式古橋。相比大枕蓋,這一帶的吊鐘分散在山徑兩旁,感覺不太密集,難怪不少行山人士都在花叢旁匆匆走過,賞花的朋友不多。既到紫羅蘭山,當然不免又想起那不知是否尚在山坡叢林中的「昭和十七年紫羅蘭山觀測所」斷碑,真希望有人知其去向。

元崗樂義堂太平清醮2018 9、11/12/2018

元崗樂義堂太平清醮2018隔了八年,元崗村樂義堂太平清醮又再舉行,今年只參與了打武和最後一天的走赦放生和超幽,故不再細述這醮會的各個環節,只輯錄相片和「打武」片段作紀錄。

大枕蓋賞吊鐘大枕蓋賞吊鐘 27/1/2019 - 天晴

上星期在紅花嶺欣賞過吊鐘,馬上來第二擊,到嬌豔小花遍布的西貢大枕蓋,細味這年花的不同形態,並順道在大枕蓋近頂山坡上尋訪那石頭砌成的環坑。這人工石堆作何用途難考,回想過往在郊野山嶺上都有發現類似的石砌圓環,包括大嶼山的象山、雞公山和牛牯膊,未知會否有人去研究其源起呢。回說吊鐘,大枕蓋為開花熱點,今年的花也開得燦爛,難怪吸引了不少遊人來造訪,只是寧靜郊野變得嘈雜,有點煞風景了。

沙江圍太平清醮2019 6-7/1/2019 (農曆十二月初一、二日)

沙江圍太平清醮2019屏山鄉的沙江圍,每六年舉行太平清醮,超幽酬神。今年因事只能參與迎聖和大幽兩個環節,未能完整地紀錄這次醮會,但按理解,過程大致上和之前兩屆相若,只是今屆因某些因由,大會決定不安排神功戲,有點可惜。

紅花吊鐘禾徑山紅花吊鐘禾徑山 20/1/2019 - 天晴

新歲將至,總要去看看年花,今年先到紅花嶺,欣賞盛開的吊鐘小花。由麻雀嶺村起步,踏山徑先登麻雀嶺,俯瞰沙頭角海景色,並欣賞山嶺上的片片浮雲。之後沿脊先過紅花寨,續走至紅花嶺。登頂前先短走往蓮麻坑的山徑,到吊鐘地帶,細賞嬌小玲瓏的鮮豔小花。賞花後回走登上紅花嶺,遠眺蓮麻坑村和邊境另一方的梧桐山嶺。之後下降至軍車路走一段,轉接山徑朝禾徑山走。踏上禾徑山頂,在叢林中找到被民間研究人士認為是麻雀嶺墩台的那道石砌建築。這小小建築,如真的是墩台,就有幾百年歷史了,只可惜似乎只有民間感興趣,未見官方的認同或反應。從禾徑山下走,看到蓮塘口岸的道路工程已接近完成,看來很快有多一個口岸作選擇往深圳了。到了山腳,穿越一小段地盤,來到禾徑山路,由於這兒沒有交通工具,只得經禾徑山村走往坪洋作終點。

新田文氏洪文清醮2019 14/1/2019 (農曆十二月初九)

新田文氏洪文清醮2019新田鄉文氏,每三年便於歲末進行一晚科儀的洪文清醮,超幽保境酬恩。今年已是第四度參與,儀式和之前幾屆大致相若,由黃昏五時半啟壇開始,至晚上十一時化大士作結束,而期間到村內兩處地方超幽祭英雄,為寧靜鄉郊帶來一陣熱鬧。今年可能因為天氣較和暖,來文氏宗祠參與活動的父老較往屆多,場面倒也熱鬧。有興趣可重溫20102012,和2016年的片段。

獅子山上尋遺跡獅子山上尋遺跡 16/12/2018 - 天陰

無意中知道獅子山和畢架山之間的山坳上仍保留著早期的軍事基座遺址,於是去尋訪。由慈雲山北起步,先探半山的慈雲勝地水月宮,並看看佛堂旁那片曾計劃建造關帝廟但不知為何無疾而終的平地。之後上走獅子亭,接麥徑至獅子山腳,踏石級輕鬆登上獅尾,沿山脊過獅頭,欣賞畢直的獅子崖壁,和煙霞下的九龍市區景色。下走接回麥徑,經過幾座戰前的軍事座標石,來到過畢架山的山坳(Railway Pass),在主徑旁的山林中,找到了二十世紀初英軍興建的Blockhouse遺址。雖然只是一道石砌基座,但既有過百年歷史,亦紀錄著昔日軍事防衛的構思,按理意義不比主徑上的軍事座標石低,只是不大為人認識,只能默默地藏於山野中,有點可惜。據研究,這類Blockhouse一共有三十座,只是今天尚留痕跡的已不多了,有機會也要到尚存的幾處看看。探罷遺跡,繼續走麥徑上畢架山頂,看看山竹破壞後的雷達站球形天線罩。

石芽雙牛遊 1/12/2018 - 天晴

石芽雙牛遊來到深秋,是賞芒的好季節,於是如往年一樣,跑上石芽山,踏山脊過水牛和黃牛二山,於沿途的山徑上,欣賞耀眼的芒草。不知是否受之前山竹的影響,今年的芒草不算壯麗,但在藍天白雲下走走起伏的山嶺,縱瞰四野群山,也是賞心樂事。

八仙渡黃嶺八仙渡黃嶺 25/11/2018 - 天陰有雨

天色雖欠佳,但無阻登八仙嶺,然後沿山脊走,邊欣賞險峻山嶺,邊俯瞰船灣海景致,直走至黃嶺。至此天色越來越昏暗,亦開始下雨,只好於此下山,在連綿細雨中下降至新娘潭。

閒遊大埔坳 18/11/2018 - 天陰

閒遊大埔坳周末天色昏暗,登山也欠了景致,於是到大埔坳自然護理區,輕鬆走走。初段先登上雖有測量柱但景觀欠奉的黃宜坳山,然後走啡黃林徑,接林務車路至山火瞭望站。之後接回林徑,繞林區至郊野管理站旁的野外研習園,欣賞各式花朵,最後下走至大埔公路,探探怒水橋洪流肇禍記碑。今天行程中的林徑路段,大都在林蔭中,無景可賞,走來頗為沉悶,難怪走了個多小時,碰上的遊人不到十位,幸好野外研習園的花朵,尚可為行程添點色彩。

蠔殼山小廟重遊蠔殼山小廟重遊 28/10/2018 - 天晴

2012年曾作「山上小廟遊」,探遊八鄉和十八鄉之間的三座小廟,最近聽聞蠔殼山頂的那所小廟已被重修,於是決定來趟重遊,只是倒轉起終點,稍添新意。登蠔殼山前,先在近凹頭山邊,看看已被人遺忘的第一所小廟。之後踏山徑直登蠔殼山,並兼看看沿途的昔日戰壕遺跡。來到山頂,發現小廟果然換了新貌。小廟雖變得豪華,但還是覺得昔日簡樸舊石廟更讓人感受山野福德的韻味。至於何解小廟被重修,就不得而知了。離開蠔殼山,續走山徑至掌牛山。此山雖不高,但由於四周全是小丘陵,可環迴欣賞遠方的桂角、刀刃、觀音和大帽,想象昔日山下盡是阡陌田野,景色一定更加精彩。從掌牛山下降山坳,經水塔後上走井坑山,接上大欖涌郊遊徑。沿郊遊徑走一段,便轉左走往探第三所小廟。此廟所處的位置,按鄰近墓穴提到,土名為楊柳壟頂,但似乎並非昔日鄉民的交通要道,何解有此小廟,定有其典故。由小廟下降頗急斜的廟仔脊,接郊遊徑直下大欖轉車站,完成小廟重遊。

東龍二輋走西灣 21/10/2018 - 天晴

東龍二輋走西灣已有一段日子沒有到東龍二輋,趁天朗氣清,正好走一趟,並順道到大浪西灣看看山竹的破壞。由馬料水乘船,經深涌、荔枝莊、和塔門,至高流灣起步。先走至蛋家灣,然後踏山徑上二輋,沿山脊輕鬆走,欣賞蚺蛇尖的峻峭山嶺。走畢二輋,經大浪坳下走咸田灣。經歷風暴後,咸田灣木橋已重現,士多亦擠滿遊人了。之後踏麥徑過西灣,全被破壞的直升機坪,全沒影響沙灘上遊人的活動雅興。賞畢風光,上走吹風坳,至西灣亭候車。

山陰山陽走一圈山陰山陽走一圈 7-14/10/2018

日本的山陰山陽地區,位處本州西部,包括了山口、島根、鳥取、廣島和岡山縣。雖較少遊人,但也有不少好風光,包括日本三景之一的嚴島神社、三大名橋之一的錦帶橋、主奉日本大國主大神的出雲大社、日本最大砂丘的鳥取砂丘、和廣島的原爆遺址。另外,也有各座城堡和神社,代表著日本的歷史和傳統。今次來趟繞遊,碰上山陰下細雨,山陽見陽光,也算應題吧。

大帽山日軍基地遺址探遊 1/10/2018 - 天晴

大帽山日軍基地遺址探遊大帽山山頂的雷達站,除了作天氣監測之用外,據說內裡也作軍事用途,是否屬實,不得而知,但山頂附近的確有昔日軍事設施,除了北坡英軍曾用作監聽中國大陸訊號的軍營外,其實在南坡仍殘留著二戰時日軍建立的雷達基地頹垣,並在其鄰近山坡下有高射機槍陣地的遺址。這基地建於1942-43年間,據說由當時戰俘所興建,並已於戰後被拆毀,只餘下殘壁石牆和一些人工山洞,讓人感受其規模。這些遺址就在山徑旁,但相信大部份遠足人士經過也未必發現,亦不知其歷史,實在有點可惜。(參考資料:https://industrialhistoryhk.org/japanese-radar-station-tai-shan/

鳳山寺廣澤尊王千秋聖誕鳳山寺廣澤尊王千秋聖誕 30/9/2018 (農曆八月廿一日)

位於屯門小坑村的鳳山寺,供奉了不少閩南人視為保護神的廣澤尊王,並於每年八月廿二日,舉行千秋聖誕慶賀。今年廿一日早上,由法師主持祈福,然後大會派發福米和紅雞蛋,並提供象徵添福添壽的麵線讓參與誕會的善信享用。(附上「賀誕法事」片段)

昂平棧道下東涌 29/9/2018 - 天晴

昂平棧道下東涌為配合東涌纜車而興建的「昂坪360救援徑」,連接昂平和東涌,途上有好幾段的木板小徑,因此也被人稱為昂坪棧道。沿途景觀開揚,加上頭上不斷穿梭的纜車,讓人走來也不覺悶。起步前,先遊走昂平大佛和心經簡林,兩者皆似乎沒有受山竹的破壞,看來也是佛法庇佑吧。下走至東涌,恰好趕及慶賀侯王寶誕的神功戲演出。

釣魚翁郊遊徑2018釣魚翁郊遊徑2018 22/9/2018 - 天晴

颱風山竹過後,雖雨過天晴,但郊野不少樹木被吹倒,於是選走釣魚翁郊遊徑,既可輕鬆遊,亦可到布袋澳看看洪聖誕慶賀。郊遊徑的起點和終點都有少許樹木攔路,漁護處亦拉起封條,但全條郊遊徑其實塌樹不多,可能部份已被清走,只餘幾處略需跨過攔路的樹幹,也不難走。

大窩口荃葵地藏王寶誕 8-9/9/2018

大窩口荃葵地藏王寶誕來到盂蘭月的尾聲,亦是地藏王菩薩寶誕的日子,荃葵地藏王理事會在大窩口球場舉行賀誕活動,從七月廿八日至八月一日設壇奉祀,並安排白字戲表演,娛神娛人。(附上「舞火燭」片段)

2018年盂蘭勝會2018年盂蘭勝會 農曆七月

轉眼又一年,又到農曆七月的中元盂蘭日子,趁空閒到各區考察勝會,既重溫曾參與的活動環節,亦看看有否變化。

流水鶴藪沙螺洞 9/9/2018 - 天陰

流水鶴藪沙螺洞農曆七月的周末,天氣都不太穩定,加上要跑盂蘭,結果一連幾星期都沒有到郊野,來到盂蘭尾聲,即使天色有點灰濛濛,也得來趟輕舒腳步。從流水響起步,先欣賞已貫滿的水塘,以比對幾個月前乾涸見底的景致,然後踏郊遊徑跨過石坳山,下降鶴藪水塘,之後沿古道過沙螺洞。一度成為黃色花海的田野,已回復為野草漫生,這不知算不算是生態修復呢!離開沙螺洞,經過村口,發現往李屋的小徑已被鐵閘關上,而包圍東園學校遺址的樹叢已被清除,讓廢校塌垣重見天日,看來這兒應會被發展了。

大澳深石瞰大橋大澳深石瞰大橋 5/8/2018 - 天晴

2016年嘗作「東澳古道瞰大橋」,登深石亭後的167米山頭,俯瞰正在興建中的港珠澳大橋,事隔兩年,大橋快通車,於是再登上小山,欣賞大橋景致。今趟由大澳起步,先探剛重修的關帝古廟,然後走東澳古道至深屈,沿途從不同角度觀賞大橋。在深屈品嘗過海帶綠豆沙後上走至深石亭,於亭後踏山徑上山頂,縱觀大橋。循原路下降回深石亭,續踏東澳古道至沙螺灣,探遊快將演出神功戲賀誕的把港古廟,然後候船結束酷暑下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