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蹤新推介

水缸界石探遊水缸界石探遊 12/1/2021 - 天晴

主教山的配水庫成為一時熱話,隨之而來的是散落不同地方的水務設施,也成為探遊目標,於是來趟串走。從香港大學起步,先探路旁的廢棄水缸。按前人研究,水缸上的BO標記,可能代表是昔日英軍軍需處的物品,隨時有上百年歷史,亦有可能是從別處移遷至此。之後循克頓道經松林炮台上山頂,在山頂一帶附近,先後探遊幾塊昔日總督山頂別墅的界石,並於叢林中訪尋破毀荒廢了的水務宿舍。下走獅子亭,欣賞維港景色,之後沿白加道下山,探遊另一個並仍在使用的BO標記水缸。循中區自然徑下山,來到禮賓府,探探從山頂移遷至此的另一塊總督山頂別墅界石,正好來個首尾呼應。

雲山下流水 9/1/2021 - 天晴

雲山下流水經過連續十幾天的太平清醮日子,再度回到郊野,選擇較輕鬆路線,並趁熱鬧到流水響水塘看人潮。由大埔頭上雲山,大部份是水泥小徑,難度不大,但每趟拾級上山時,總會臆想昔日仍未開闢為遠足徑時,那畢直石級的一段肯定是陡直山脊,加上兩旁是急斜山坡,應是不易應付的險途。從山頂踏軍車路經雲山下至流水響水塘,沿途遊人絡繹不絕,已估計到有不少遊人到來欣賞落羽松,到了水塘畔,簡直是摩肩接踵的景況。落羽松色彩雖美,但在人聲鼎沸下,實在難有賞景的心情。快步離開水塘,走至布格仔,順道探探現已在建屋工程地盤旁的皇后山軍營印度廟。廟宇暫時荒廢,但據說日後會成為屋苑業主委員會辦事處,如果屬實,恐怕將來探遊不易了。

蠔涌東洋下北港蠔涌東洋下北港 22/12/2020 - 天晴

疫情關係,未能到日本,只好登東洋山作替代,既看看芒草,並順道探探蠔涌和北港,分別感受即將舉行太平清醮的氣氛。由蠔涌起步,先觀賞長長的花牌陣和村前石壆的壁畫,感受濃厚的醮會氣氛,然後走田野間小徑上大藍湖。續踏衛徑直上東洋山,於人群中觀賞已近尾聲的秋芒。踏山脊到又一遊人群集的兔仔石,靜候拍攝石景的機會,然後下降接麥徑,經黃牛水牛山腳直走至茅坪。循例到林中看看已成遊人熱點的榼藤,然後踏古道下走北港。途經一段短短的竹林,因被傳媒吹捧,竟也成為打卡熱點,吸引不少遊人到來。來到北港,由於距離醮會還有個多星期,準備工作仍在進行中,難怪氣氛稍遜於蠔涌。

打鼓嶺廢境遊 20/12/2020 - 天陰

打鼓嶺廢境遊位處禁區邊緣的打鼓嶺,有好幾處不同年代的廢境,於是來趟串走,探遊自己至今從未踏足的地方。先到新屋嶺村附近,尋找只剩下紅磚頹垣的雙英磚廠遺址,然後經磚廠更亭和儲水池,輕登小山,俯瞰磚廠一帶草坪。之後下降瓦窯村,於民居旁入瓦窯一窺內貌。接著是一段以車代步,直走12號警崗,於附近叢林中走訪昔日摩囉樓英軍哨站。最後步回蓮麻坑路,先後登上白花山和白虎山,探遊戰時的日軍碉堡和戰壕,並隔河感受深圳的高速發展。

龍仔探飛龍龍仔探飛龍 18/12/2020 - 天陰轉晴

嶼西群山,雖路途遙遠,但勝在山野開揚,在此遊走,總是令人愉快。沿漫長的石壁引水道走到分流,上分流頂俯瞰分流兩灣,景觀吸引,不過今天站在山頭,要抵抗著令人幾乎站不穩的凜冽寒風,著實是個挑戰。之後探探只餘下圍網木柱的昔日天文台氣象收集設施遺址,續繞深坑瀝山腳,登大磡森看頁岩堆。下降分水坳後,在靈會山山腳轉接鳳凰徑,先訪慈興寺的飛龍,然後下走龍仔悟園。悟園雖已不再開放,但從外仍可欣賞池亭曲橋,感受其風雅。續下走經能任亭,邊欣賞象山下的景色,邊直走大澳。

阿佗上禾秧 15/12/2020 - 天陰

阿佗上禾秧天色陰暗,選擇到山上賞石去。從和宜合村循石級上城門引水道,轉踏山徑橫越龍門郊遊徑至相思林徑。之後轉接林徑,經猩猩石走至阿佗石脊路口,踏脊直往山上走。山脊雖有點急斜,但沿途有樹叢可扶,不需半小時已到阿佗石。此石從不同角度欣賞,有不同形態,頗有特色。踏上鄰近的觀景台石,俯瞰城門水塘一帶的山野,景觀不俗。續踏草坡緩緩上走,很快便到禾秧山,稍進石林,欣賞石景。之後沿清晰山徑,經肥豬石和石天門,一直下降至龍門郊遊徑,最後經菠蘿壩回到和宜合村,剛好完成一圈遊。

閒遛馬屎洲閒遛馬屎洲 12/12/2020 - 天陰

天色陰暗,到已有一段日子沒有探走的馬屎洲,作消閒短遊。從三門仔到馬屎洲的小徑已幾乎完全水泥化,沿途山墳亦添加不少。沿馬屎洲海岸的自然教育徑,欣賞近三億年歷史的古老岩石,色彩雖不算十分斑斕,但勝在全程輕鬆易走,倒是不用花腦袋作準備的行程。

三門墩刀頭咀補遊 8/12/2020 - 天晴、有煙霞

三門墩刀頭咀補遊2007年嘗遊船灣淡水湖的三門墩小山和老虎笏旁的刀頭咀未果,之後也沒有再探,見今天雖說是天晴,但煙霞蔽天,登高也難有好景致,於是決定補遊昔日的遺漏。過了淡水湖的長壩後,踏水務石級接急斜山徑直登白沙頭的山脊。相比當年,山脊叢林已長高,只能在縫隙間窺探八仙長壩景色,沿脊按布帶指引,很快便登上三門墩,可惜山頂四周皆為樹叢,無景可賞,只得續行下山。下降的山坡頗陡斜兼多浮沙碎石,但可俯瞰連接東頭洲和伯公咀的副壩,景色也不錯。續降至叢林,便接回水務車路,經短壩上環湖郊遊徑走一段,再轉入老虎笏海灣南岸的長臂山咀。沿這將軍掛劍的山脊直走,便下降至山咀盡頭的刀頭咀燈塔。於此可綑岸至老虎笏灣內的短堤,但由於潮水尚高,於是捨難取易,循原路回登山脊,步至短堤附近,然後輕降海邊,踏上破爛石堤。欣賞過灣內景色後,循原路上山脊,回走接郊遊徑,直步回大美督。回到主壩,意猶未盡,續遊短短的大美督家樂徑。此徑雖只有一公里,但倒有幾處觀景點,分別欣賞主壩、八仙嶺下的大美督村、和快將竣工的龍尾灘岸,景色不錯,頗值短遊。

西流江紅葉遊西流江紅葉遊 4/12/2020 - 天晴

深秋楓香紅,當大棠變得人山人海時,其實在其他郊野地方都可見紅葉蹤影,從烏蛟騰走到九擔租,已見又大又高的楓香樹,遊人稀少,讓人可享受大自然的寧靜。之後經犁頭石到三椏村,接新闢郊遊徑走至西流江,沿途也見秋楓色彩。郊遊徑上正修建觀景台,可俯瞰虎王洲,眺望吉澳,並試尋印塘六寶,景觀一流。途中經牛屎湖坳,嘗走橫排山和牛屎湖山,俱被茂密叢林所阻,看來要探美景之地已不再輕鬆了。

南生大生兩圍遊 20/11/2020 - 天晴

南生大生兩圍遊難得的藍天白雲日子,於是先後走到南生圍和大生圍,在蘆葦池和漁塘畔欣賞天空之鏡般的美景。過山貝河時,感覺河道收窄了,擺渡只需掉過頭已抵達彼岸,不知是潮退影響還是河道淤泥積聚的結果。

閒遊鹿頸七木橋閒遊鹿頸七木橋 16/11/2020 - 天晴

閒來到鹿頸和七木橋,探探已荒廢村校,然後深入叢林尋上七木橋廢村,並重遊鹿頸山上的昔日日軍軍事碉堡。下七木橋的橋山學校,據說早已塌毀,近日從舊地圖看到其位置,於是順道尋覓,僅見餘下的牆角,和鄰近的村舍景況相若。至於鹿頸村的村校,藏於村屋後的山邊,校舍雖亦破毀,但讓孩童嬉戲的滑梯倒仍健在,讓人臆想昔日童真情懷。過了七木橋後,走林蔭小徑至三擔蘿。這段路平緩易走,景觀開揚,亦可俯瞰鹿頸的田野景致,走來相當寫意,感覺猶勝橫七衛徑。

大刀刃下牛牯嶺 13/11/2020 - 天晴、有煙霞

大刀刃下牛牯嶺從嘉道理至粉嶺之間的大刀刃,是俯瞰大埔、林村和八鄉的好地方,但幾乎每次遊走也受煙霞影響,總感覺山下景觀迷濛,今趟也不例外。幸好沿途山頭起伏,加上秋芒的點綴,險峻山脊亦已有鐵鍊作扶持,難怪吸引不少遊人來登臨。過了南大刀刃,下降至山谷低地,順道探探那刻上「大埔山」的墳地,然後登上北大刀刃的涼亭。於此轉往牛牯嶺郊遊徑,接上舊軍車路,先探叢林中已塌毀的昔日營房,然後沿遊人稀少的郊遊徑緩步下山。途中穿林走上約100米的小山頭,不知這是否就是牛牯嶺,不過山頂盡為樹叢包圍,無法賞景,只得回郊遊徑下走林村。

花山賞海岸花山賞海岸 11/11/2020 - 天陰

自2002年以花山遊開始作網頁記錄,之後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到花山重遊,欣賞海岸景色。今趟重遊,除了標尖角已建了觀景台外,從東壩經花山腳往破邊洲的山坡,也正在建造階梯,令昔日急斜山坡,變得易走了。另外,在觀洞坳的山坡上,有人以小石砌成多座小塔,讓人除了欣賞萬柱海岸景色外,亦可細味這些人工建築。之後下走七重石灘,同樣地在卵石灘上有一座石塔,為平靜海灣增添一點趣味。之後走到白腊,輕登倒腕崖海岸,眺望木棉洞,感受東海浪濤的氣勢。

半坳嶺探三眼洞 8/11/2020 - 時晴時陰

半坳嶺探三眼洞天色不太明朗,又要避開疫情下的假日郊遊人潮,於是選擇市區邊緣的山野作半天輕鬆遊。由大水坑上半坳嶺,先探山中的三眼洞,然後再訪青蛙石,順遊散落山徑旁的有趣石景。走畢半坳嶺,來到燒烤場,續上雁谷迷徑,繞山走至吊手岩北脊登山口,於此踏山徑下走牛烏水塘,並於途中看看半山的窯洞。可能是因為近日出現中年婦人在水塘附近的水池作露天風呂,於是吸引不少遊人來碰運氣,牛烏水塘相當熱鬧,沿途的山徑也變成大路,甚至出現合家歡探遊,足見香港人的一窩蜂本色。

燕岩上大帽燕岩上大帽 6/11/2020 - 天陰

藏於四方山下深山中的燕岩村,早已荒廢,但鄰近廢村的一段竹林隧道,倒吸引遊人到訪。先後於2004年2012年來遊,今次再度重臨,仿成為八年一趟的景物重溫。由元墩下起步,經過新建的村屋,來到村後的祠堂。於祠堂旁踏上石砌古道,傍溪緩緩上走,穿過一段竹林後,便來到只餘頹垣的燕岩廢村。過村後續往上走,是一段更長的竹林隧道,走在其中讓人感受到寧靜悠閒。穿出竹林,是較急斜的登山坡,但只要慢慢走,倒也不難。走至近坡頂,見到大片芒草,很快便接上麥徑大道。踏麥徑跨過四方山,到了山坳涼亭,接上車路,直往大帽山頂走。過了禁區閘口後,便見路旁的一片狗尾草,在秋日映照下,又是一番景致。

三山台二東山賞芒遊 2/11/2020 - 天晴

三山台二東山賞芒遊進入賞芒季節,大東山上一定人氣旺盛,為避開登山人潮,於是選擇十年前走過的路線,串遊三山台、蓮花山和二東山。由白芒起步,繞過婆髻山,探探牛牯膊的石圓環。此石堆有說和永福疑陵有關、亦有說和昔日大蠔汎有關,究竟原作何用途,恐怕不易探究了。續上走至三山台,今趟沒有登上鴨腳瀝,改上靠近蓮花山的那個小山頭,並欣賞蓮花山山勢。之後上走至蓮花山山頂,欣賞天帝之床和大小華表石,俯瞰煙霞下的梅窩。下降至雙東坳,遊人多了,於是踏山坡,邊欣賞芒草,邊上走直登二東山。有人考據,現地圖標示的二東山,應是大坪頂,而二東山其實是現蓮花山,蓮花山是其別名。未知這是否屬實,但倒能解釋為何現大東山蓮花山之間的地方被稱為雙東坳。下走石屋群,想不到即使是非假日也有這麼熱鬧,遊人絡繹不絕,芒草景色雖美,但在嘈雜人聲中,實在難享受大自然美景,於是掠過大東山,快步下走伯公坳。

荒村古道串遊荒村古道串遊 28/10/2020 - 天陰

在沙田和西貢之間的山野,保留著幾條古道,連接藏於深山的村落。隨著村民遷離而村舍荒廢,這些古道已變成為遠足人士的行山徑,今天趁天陰,便走進山中,串遊古道。從沙田富安花園出發,沿車路直上梅子林,踏茅坪古道上走半山的茅坪村,探劉氏宗祠。之後轉接黃竹山古道,沿溪上走至黃竹山村,訪廢屋和鍾氏宗祠。繼續沿古道上行,邊聽著純粹大自然的聲音,邊穿過渺無人蹤的樹林,來到據說原是大水牛但錯音而成的打瀉油坳。於此接麥徑,走雙牛古道繞過水牛黃牛二山,至近石芽背,轉左接大腦古道,緩緩下走。半途中,經過大腦上洋廢村,村前的高大石牆,深深吸引過路人的目光。續下走至大腦村的曾氏宗祠,先探村旁的石磨,然後在宗祠前看到一張村告示,提到附近的關帝廟遺址。想不到在這深山中,竟有神廟,可惜附近已變得草叢茂密,難覓廟跡。繼續踏石磴古道下走至界咸,接上車路,環半山走至近大藍湖,下接估計是昔日西貢古道的村徑出蠔涌。水泥小徑已無古意,但沿途的路標和漢英村校,仍紀錄著昔日鄉村的韻味。

太古吊車遺躉 26/10/2020 - 天晴

太古吊車遺躉剛走過昂平吊車和海洋公園纜車的救援徑,但其實在兩者之前,香港還有更早的吊車,是太古集團於1892年啟用,全長2.3公里,連接現康山和柏架山大風坳,方便當時員工上落。隨著吊車系統於1932年停用並被拆卸,幾全無痕跡,但原來在吊車的沿途山坡上,還遺留著昔日的基座石躉,雖然部份已破毀,但仍被有心人於幾年前重新尋回並開闢為行山徑,讓人可緩緩登山,探索各座被人以地形環境而命名的石躉。除了吊車石躉外,沿途附近也有不少歷史建築遺跡,包括山腳的太古水塘水閘控制裝置、大風坳的療養院基座、鄰近康柏橋的練靶場和幾處戰時爐灶場,一併串遊,饒富趣味。

桂角山登高桂角山登高 20/10/2020 - 天晴

重陽將至,是時候去登高,走到逢吉鄉,踏主脊上走現已被標記為雞公嶺的桂角山,沿途欣賞石景和連綿山巒景致。登上大羅天和羅天頂後,回走至巨石堆,踏沙石山坡循來龍山脊下走山腳,沿村徑車路出水尾村。沿途山坡仍見片片青翠,豈料幾天後的重陽,便因山火燒得光禿禿,如是因掃墓遺留火種導致,也不知這些後人會否為祖先所積福蔭打折扣了。

南朗山遊吊車徑 16/10/2020 - 天晴

南朗山遊吊車徑海洋公園的纜車救援徑,最近被人發現原來部份路段是公眾地方,遊人應可自由進出,驟然遊人湧至,於是繼幾天前遊走昂平吊車救援徑,也來探探這新路徑。這救援徑其實相當易走,雖然大多是上落樓梯,亦須循原路回走,但全程來回只是兩公里,沿途既可欣賞穿梭的吊車,亦可俯瞰深水灣景色,倒也寫意。走罷救援徑,順道上走南朗山,享受秋日的陽光,遙看不知還有沒有將來的海洋公園遊樂設施,並俯瞰泊滿遊艇的深灣,輕鬆渡過悠閒的半天。

登彌勒下東涌登彌勒下東涌 12/10/2020 - 天晴

轉眼間已超過十年沒有登臨彌勒山,趁因疫情加上大佛維修而變得遊人疏落的日子,再到昂平,先遊心經簡林,之後從東山法門走東南坡山脊上彌勒山。沿途除可仰望鳳凰雄姿和俯瞰昂平全景外,亦可欣賞散落山坡上的流紋岩,據地質學者研究,流紋岩為這一帶曾是巨大破火山口的引證,昂平高原曾是火山口,真是神奇。登上山頂,為石砌地基的直升機坪,走往氣象站,可遠眺港珠澳大橋。之後踏北坡下走,緩緩下降至吊車轉向站。轉向站旁有一道石級樓梯上小山頭,不知何時開始,這短短石級竟被人美譽為天國的階梯,看來真的是天國近了。從轉向站走救援徑輕鬆下走,沿途可欣賞在頭頂穿梭的吊車,亦可俯瞰東涌灣岸景色,不知不覺間便下抵東涌。

糧船群灣遊 9/10/2020 - 天晴

糧船群灣遊過了中秋,漸有秋意,可以走走一些久違的路線。曾是香港第四大島的糧船灣洲,現已和西貢半島相連,但仍保留著優美的灣岸景色。由白腊起步,先探玄壇,然後跨過山坳到東丫沙橋,在天后廟前看看鋪滿一地的銀魚,再沿海岸走至北丫,重探那所已被樹叢包圍的龍船灣小堂廢址。續過大蛇灣,在荒廢村舍中感受昔日旅遊化的餘韻。之後踏環山腰的山徑,繞走糧船灣洲海岸,遙看企人石,俯瞰深篤的沉船,最後在西壩接上車路回北潭涌。